当前位置: 首页  >  民进艺苑  >  文学

贾宝兰:也谈我与《读书》

发布时间:2019-04-11  来源:

放大

缩小

  为纪念《读书》创刊四十周年,编辑?#26469;?#32422;我写一篇文章,谈谈我与《读书》。我在《读书》工作三十一年,经历的事情比较多,一直在纠结写什么,翻看十年前我编选的《读书》文选《改革:反思与推进》,读文章思及文章后面的人与事历历在目,犹如昨日。

  《读书》作为以书为媒介的思想评论刊物,在时间上基本与改革开放同步,在思想评论方面,它紧跟时代步伐,开放,前沿,在各个不同时期引领着读者去思考。

  一九七?#22235;?#20826;的十一届三中全会提出拨乱反正,解放思想,各项工作必须?#33489;?#23637;生产力为中心。一九七九年四月创刊的《读书》杂志积极响应,创刊号上李洪林的《读书无禁区》引起广泛的社会影响,是《读书》杂志标志性的文章。

  一九八二年我到《读书》后,主要负责经济板块的编辑。改革开放初期,经济改革怎么改?我们既没有经验,更谈不到理论,如邓小平所说是摸着石头过河。这一时期,我们主要是借鉴西方的经济学理论。记得八十年代初,用得比较广泛的是许?#26377;?#30340;三卷本《政治经济学词典》。八十年代后期,罗志如、范家骧、厉以宁、胡岱光的《当代西方经济学说》(上、下册)出版后,影响很大。而书籍出版之前,我曾经和商务印书馆同名不同姓的编辑杨宝兰在北大聆听厉以宁讲授的《西方经济学?#21040;?#24231;》,听课的人相当多。再后来厉以宁、胡岱光的《当代?#20160;?#38454;级主要经济学流派》影响也很大,?#32422;?#21518;起之秀,年轻学者梁小民的《西方经济学入门?#33539;?#26377;着广泛的社会影响。

  我刚到《读书》时,正在南开大学读博的金岩石给了我很大的帮助,他把南开大学读书会的同学介绍给了我,并且给我们写稿。影响最大的是伍晓鹰、张维平的《经济?#26434;?#20027;义思潮的对话》十篇,系统的评介了西方政治经济学的经典著作。我们不妨?#32431;?#35780;介的是哪些书籍:《经济?#26434;?#20027;义思潮的对话之一——谈哈耶克《通向奴役的道路》》;《之二·消费者主权——谈佛里德曼《?#26102;?#20027;义与?#26434;傘貳罰弧?#20043;三·竞争机制——读艾哈德《来自竞争的?#27604;佟貳罰弧?#20043;四·经济人——谈?#24352;?#26085;《美国新?#26434;?#20027;义经济学》》;《之五·经济人——再谈?#24352;?#26085;《美国新?#26434;?#20027;义经济学》》;《之六·创新机制——谈熊彼特《?#26434;?#20027;义、社会主义与民主》》;《之七·公平与效率——谈乔治吉尔德《财富与贫困》》;《之八·财产关系——谈卡德尔《公有制在当代社会主义实践中的矛盾》》;《之九·开放与发展——谈金德尔伯格《经济发展》;《之十·动态均衡——谈卢因《苏联经济论战中的政治潜流》》。时值上?#20848;?#20843;十年代,伍晓鹰与张维平的这组对话在学术界和思想界引起了很大的反响。所谈及的书籍与问题不仅在当时,有些即便在当下?#26434;?#24847;义。曾主持商务印书馆工作,又提议出版《汉译世界学术名著丛书》的陈原对这组书评给予高度?#20848;郟?#35265;沈昌文《最后的晚餐》)。

  记得八十年代我编辑张维迎与盛斌合著的《经济增长的国王——企业家》时,里面谈到关于股份制的章节被要求删去,因为太敏感,?#20063;?#25104;熟。但是几年后,股份制是一个谈得很多的话题,尽管多,毕竟是“舶来品”,绝大多数人很难说清楚。一九九一年,樊纲在《现代经济学读书札记》里连续两篇文章写《股份制考》。他说:股份制在中国已经有许多地方试?#23567;?#19981;过,我们似乎还需对它们做一番讨论,不仅是对其起源和发展演变过程等作些历史回顾,也要对其所有制?#38382;?#30340;特点、经营管理方式、有效运行条件等等较重要的问题,作些深入的思考。标题中的“考”字,并不是指“?#36158;ぁ保?#32780;是考察,但也不妨读出些“?#36158;ぁ?#30340;意味——这个词似乎比思考、考察、论证等等更具有不厌其烦、追根刨底以至?#24471;?#27714;疵的意味,更容不得“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的态度。既然现在多数人?#26082;?#20026;股份制?#26434;?#32463;济改革进程事关重大,我们似乎就更该有点“?#36158;ぁ?#30340;精神。这里,他强调了不仅知其一,还要知其二,要刨根?#23454;祝?#20063;包含不能盲目的一哄而上。文章发表后,语言学家吕叔湘说经樊纲这么一讲,股份制就好理解了(大意)。

作者:贾宝兰     责任编辑:张禹
pk10如何将100玩到一万
天津十一选五预测 香港赛马场 重庆百变王牌走势图实时 七星彩规律 福建时时官网下载 一包刮刮奖中奖概率 七星彩每期透露直码 重庆快乐十分软件下载 腾讯彩票宝哥 北京pk10开奖官方网站 体彩网首页官网 浙江六十一开奖结果查询 威廉希尔中文网站 五洲彩票 黑龙江36选7历史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