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网上学苑  >  推荐阅读

脱欧何去何从:英保守党内主张不一

发布时间:2019-04-15  来源:学习时报

放大

缩小

  英国脱欧谈判启动以来,保守党内留欧派(希望英国继续留在欧盟)、软脱派(主张渐进脱欧,通过谈判达成有利英国的脱欧协议)和硬脱派(主张彻底干净脱离欧盟,甚至可以无协议脱欧)因立场不同,在议会中展开了错综复杂的辩论,造成当前执政的保守党内部派别裂痕。英国与欧盟相互嵌入很深,英国脱欧是当前整个欧洲的重大事件,这就注定英国脱欧将是一场旷日持久之战。

  脱欧进程中保守党各派立场

  留欧派与脱欧派。2015年英国举行大选,卡梅伦为赢得连任,在党内外脱欧呼声的巨大压力下,为争取脱欧派的选?#20445;?#25215;诺如果他赢得连任,将进行脱欧公投,卡梅伦如愿赢取连任后,宣布于2016年6月23日进行脱欧公投。由于卡梅伦允许保守党成员?#26434;?#36873;择立场,保守党议员的留欧派和脱欧派在脱欧公投前已经公开对立。留欧派以首相卡梅伦为首,脱欧派以鲍里斯·约翰逊为领袖,双方不仅进行了多次激烈辩论,而且都不遗余力为各自的主张宣传造势,约翰逊还联?#19979;?#20811;尔·戈夫对抗卡梅伦,并且几乎跑遍英伦三?#20309;?#33073;欧摇旗呐喊。保守党领袖及党内重量级人物的公开斗争,导致保守党内留欧派与脱欧派的对立与分裂。2016年6月24日,脱欧公投结果脱欧派胜出,卡梅伦虽然赢得了2015年大选连任,但此时被迫宣布辞职。

  软脱派与硬脱派。脱欧已成定局,保守党作为执政党必须推进脱欧谈?#23567;?#21345;梅伦辞职后,保守党经过党内竞选角逐,特蕾莎·梅胜出,成为保守党领袖并接任英国首相,着手启动脱欧事宜。由于保守党硬脱派和软脱派实力差距不大,二者之间的较量比较激烈。梅首相上任后遭遇党内外掣肘,脱欧进展缓慢,她试图利用当时保守党民调支持率较高的时机,通过提前大选为脱欧谈判争取主动,但是2017年6月8日大选保守党失利,不仅没有赢得下议院多数席位,而?#19968;?#27604;2015年的330个席位少了13个议席。2017年大选之前,梅首相尚能较好平衡和控制保守党内各派争执,大选失利后梅首相党内地位动摇,于是采取了拉拢硬脱派的策略,但是保守党硬脱派始终反对梅首相的软脱欧立场,双方很难达成妥协,2018年7月,英国内阁重量级成员、保守党硬脱派成员戴维·戴维斯、史蒂夫·贝克、苏维拉·布雷弗曼、鲍里斯·约翰逊等人先后辞职。

  软脱派与硬脱派、硬脱派与留欧派矛盾激化。2018年11月,梅首相与欧盟达成的脱欧协议引起保守党内硬脱派的反对。2018年11月15日,保守党内阁就脱欧协议进行了激辩,虽然英国内阁最终勉强通过了这个协议,但是内阁中属于硬脱派的脱欧事务大臣多米尼克·拉布、就业及退休保障大?#21450;继亍?#40614;克维等7名要?#20445;?#22240;不满脱欧协议而先后宣布辞职,里斯·莫格还成功发动了保守党党内对梅首相进行不信任投?#20445;?#36924;迫梅首相下台。2018年12月12日的党内不信任投票结果,梅首相以支持200票对不支持117票挺过了?#21387;兀?#20294;是党内不支持票高达117?#20445;?#19981;仅是梅首相遭遇的执政危机,也表明保守党软脱派与硬脱派矛盾进一步激化。2019年1月15日,英国下议院进行第一次脱欧协议表决,保守党硬脱派议员?#35835;?#21453;对票。2019年3月12日、13日、14日英国下议?#21512;?#21518;进行第二次脱欧协议投票、无协议脱欧投票?#33073;?#36831;脱欧投?#20445;?#20445;守党硬脱派的立场依然没有改变,他们反对新的脱欧协议,赞成无协议脱欧,反对延迟脱欧,这?#24471;?#20445;守党软脱派和硬脱派之间仍没有达成妥协。

  保守党内留欧派议员虽然因人数太少没有什么发言权,但是留欧派对硬脱派的强硬态度不满,他们认为硬脱派绑架了保守党。2019年2月20日,3名亲欧派保守党议员安?#21462;?#33487;布里、海蒂?艾伦和莎拉?沃拉斯顿宣布退党,她们与此前因不满工党左倾转向而退出工党的8名议员联合起来,组建了一个新的组织——“独立团体(The Independent Group)?#20445;?#20915;定将以“独立议员”身份进行投票。这3名留欧派议员退党并不会对保守党造成根本影响,但是毕竟削弱了其执政基础,而且对党内其他留欧派议员带来一定示范效应。例如,2019年2月22日,保守党3名留欧派内阁成员戴维·高克、安博·鲁德、格雷格·克拉克就公开表示,如果硬脱派不支?#20013;?#30340;脱欧协议,他们将辞职,这表明保守党留欧派与硬脱派之间矛盾尖锐。

  脱欧进程交织保守党派别之争

  派别之争将会?#20013;?#25972;个脱欧进程。脱欧公投至今,保守党硬脱派议员一直强?#24067;?#25345;自己的立场,他们?#23548;?#20195;表了英国国内长期存在的疑欧甚至反欧力量,只要这?#33267;?#37327;继续存在,保守党硬脱派议员就有其民意基础。历史与现实已经证明,英国国内的疑欧和反欧力量将长期存在。1980年代,时任英国首相的撒切尔夫人公开发表对欧洲一体化的怀疑与不信任,此后这种观点向全欧洲蔓延,?#36824;?#21517;为“疑欧主义?#20445;?#22312;强力推进欧洲一体化的法德两国,也都有不可小觑的疑欧和反欧力量。英国疑欧和反欧力量之所以格外突出,主要在于大英帝国的辉煌历史及英国远离欧洲大陆的特殊地缘环境,使英国对欧盟存在更强的离心倾向,这是英国保守党硬脱派很难改变立场的基础。脱欧公投前,保守党硬脱派公开与本党领袖卡梅伦唱反调。2019年1月脱欧协议表决?#20445;?#20445;守党硬脱派成为投反对票的主力之一。欧盟对新的脱欧协议作出一定让步后,2019年3月保守党还是有75名硬脱派议员?#35835;?#21453;对票。保守党硬脱派这种坚定的疑欧和反欧立场,决定了保守党党内派别之争将?#20013;?#25972;个脱欧进程。

  派别之争将与权力之争继续交织。西方政党政治的权力之争既有不同党派之间的竞争,也有同一党派内部夺权的相互倾轧。英国脱欧进程中,保守党内讧经常与党内权力竞争交织在一起。卡梅伦首相辞职后,特蕾莎·?#20998;?#25152;以于2017年提前进行大选,实指望通过赢得大选达到一石三鸟的效果——既扩大保守党的下议?#21512;?#20301;,也借机打压党内反对力量,同时也改变脱欧进程受党内外掣肘的被动?#32622;媯?#20294;是大选失利后梅首相外受民众和反对党要求下台的压力,内受本党争议,当时保守党内就有议员提议由鲍里斯·约翰逊或菲利普·哈蒙德等党内比较有影响力的议员取代梅首相,好在梅首相及时在党内作了诚恳致歉,重新获得党内原谅和支持。虽然保守党内软脱派议员占多数,有利于梅首相开展脱欧工作,但是党内硬脱派议员非常强势,2018年硬脱派内阁成员两次集体辞职,以及里斯·莫格发起的党内不信任投?#20445;导?#23601;?#23884;?#26757;首相的变相逼宫,而时至今日,保守党内仍不时出现要求梅首相下台的呼声。因此,无论脱欧与否,保守党内的权力之争始终存在,只不过这次因与脱欧这一重大事件相撞,增加了竞争的激?#39029;潭取?#23613;管原定于2019年3月29日之前英国要完成脱欧,但是就目前进展来看,英国脱欧将是一场持久战,保守党内几大派别的内争也将与权力之争纠缠不休。

作者:张少冬     责任编辑:施海燕
pk10如何将100玩到一万
时时彩新闻 香港一句解特码 20选5软件 欢乐十三水免费作弊器 中国福彩综合版站 浙江快乐彩任选五玩法 今晚大乐透开奖直播 十一运夺金乐和彩 体育彩票江苏7位数 心水论坛 东方6+1头奖 四川体彩顶呱刮官网 甘肃十一选五推荐软件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360 曾道人今日开